【夜夜谈】第七夜 往事如烟

既然你们都在虐。。。那我就平淡一点的虐吧。。。
ooc预警
假设墨墨并没有咬舌自尽

在执明走后,不久,渐渐抬起头的艮墨池,叹了一生气,命数轮回,人心啊,不可揣测,恍惚间好像想起来毓骁,那晚,他靠着自己肩上,嘴里叫着阿离,面色潮红,艮墨池便知道,最终不过一念痴想,太师确实是自己害死的,可是,自己只是想你活的轻松些,也许是看淡了人情冷暖,明君难寻,心态不一样了啊,想一想,毓骁,万人眼里的明君,自己眼里的梦,我呢,或许是万人眼里的罪人,乱世中,的零落之人,笑话一个,所有人都能找到自己可以安生的明君,自己呢,不过想找一个可以在乎自己的人,哪怕片刻,乱世啊,伤了多少人,又造就了多少英雄,握住匕首,划开了绳子,看着半夜,拿起那玉坠跑了从此世间没了艮墨池倒是多了一个无心之人
五年后
“一转眼,五年了”又是一年春天,花开遍地,艮墨池,手里握着茶杯,看着花,当年便是这样的亭子,你我饮酒言欢,我也是那时才知道,原来你心里从没在乎过我啊“先生,今日下午有一学生来访,说是南宿之人,只是这南宿离天枢如此之远,亦是为何”“南宿,带来吧,或许只是刚好经过吧,见到此地有学府,前来拜访”手里的茶杯放下了,心里有些安静,南宿,以为再也无缘了呢“先生,收下我吧,我从南宿来,听闻先生,才学渊博,前来求学”“你从南宿瑶瑶而来,为了求学,实属有趣,为何啊”“学子是南宿皇家人,听闻天枢有一先生,为人师表,才学渊博,曾为南宿效力,学子,一心尊敬,前来求学”艮墨池听完,手心一凉,他难道还记得我“你叫什么”“学子毓念池其父毓骁”墨池听闻后,手里的力度紧了自分,放下茶杯,心中感慨“那南宿国王如今还好”那人突然抬头,顿了顿“其父已逝,如今南宿乃是其父膝下忠臣掌权,我并非其父生子,乃是养子,四年前,将学子带回,一年后去世,让学子务必找到一人,名曰艮墨池,其父说是自己一生对不起的人,怕是已经过世了,带着最后的希望,我前来求学,望学而有成,为其父找到此人”墨池听完,突然不再说话了,沉默许久,对那人说了一句话“你走吧,我不会收你的,你父亲要找的人已经死了,是我一位友人,你父亲不欠他什么,他心甘情愿,回去后,辅助大臣管理好南宿,那是你父亲一生的心血”墨池突然走了,回到屋里,看着墙上那副画,上面是自己画的毓骁,相貌英俊,眉间有些英气,学生长问“先生这是谁”墨池总是笑笑不语,现在想来,自己可能也不知是谁了,友人,故人,爱人,仇人,“毓骁啊,也许这乱世争霸中,你我迟到的情感,才是真的,你我对感情理解不深,才好相见,忘记,我以为你忘了,没想到,这么多年忘记彼此好难,你不欠我什么,是我错了,若我能等到你,一定不会再这么爱你”次日,学府再不收任何学生,先生也不再挂着那副画,而是烧掉了,学生都很奇怪,墨池只是淡淡说到“该忘记的故人要早点忘记,等以后等到了,才好从新认识啊,人啊,总是失去了才知道真的爱了,错过了才知道什么叫心痛,你要懂啊”学生只是点点头,却也一知半解,毕竟有些痛,要刻入骨髓才知道自己已经失去了

凑活看吧,真心没有什么脑洞了

评论(16)

热度(52)

©梦境-顾念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