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道快乐……』

最甜其逸果:

《绿光》唱散了四子💔


《雪人》唱散了十二子💔


《花又开好了》唱散了完颜团💔


《超人诞生日记》唱散了十子💔


《光荣》唱散了十一子💔


最后
只留下《少年郎》的台风少年团


从四人到十二人,从十二人到五人再到十人,从十人到十一人,最后到五人。


等了这么多年,终于等到了你们出道,可却不是希望的那样。


那句“台风台风,席卷全球”不知喊了多少句,喊了多少年,换了群又一群的孩子,如今的意义却不再是从前。


有人说台风少年团的队名不好听,口号不好听,我只能笑笑,什么也没说,因为我知道,这五个字不...

恭喜哥毕业了
只是孩子们再也没有那个为他们撑腰的哥了。。。

ooc强烈预警
不喜勿入,这是我和另一个人一起写的,我们都不是爱辩论的性格,所以看不惯可以不用来
呼叫另一位 @青烟霖聆
现实向预警

———————分割线———————
spexial上海行还在录制,摄制组连他们可以休息的按摩时间都不放过,正在突袭按摩房,易恩和宏正正在尽力配合拍摄,可自己却将脸埋在毛巾里装睡,以纶知道自己不应该这么消极,应该收拾好自己的小情绪,继续做那个只会傻笑的开心果,可是一个十九岁的孩子哪能那么快就收敛自己的悲伤,摄制组刚刚离开,以纶就告知了宏正一声,跑出去透风。宏正第一次看见这个在团内也是老幺的孩子周身散发的全是悲伤,总感觉发生了什么事,让这个平时是所有人的开心果的孩子受到...

记梗,很快就会写

 以纶对易恩一见钟情但易恩喜欢马马,马马已经有Teddy了,大四角啊·······以纶和易恩因为种种原因必须结婚,婚礼当晚易恩喝多了把以纶当成马马上了······后来以纶就怀孕退团去加拿大生小孩去了,某一天易恩回心转意要追回以纶·······

 @青烟霖聆 联文哦,不...

『夜夜谈第三期』第六十七夜 冬思

ooc预警,强烈预警
我怕是个傻子。。。

艮墨池艰难的背着药篓在漫天白絮的越支山上行走,褚红色的劲装被雪染成了白色,风雪愈发的大了,艮墨池见天似乎要黑了便随便找了个山洞歇脚,这越支山也不知为何,妖物一旦靠近便如同凡人一般使不出半点法力,饶是如他这样修行千年的彼岸花也只能动用一成真气,望着洞外呼啸的风雪艮墨池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艮墨池是被热醒的,眼前的景物不是昏暗的岩洞而是一个明亮的竹屋,再看自己身上已然裹了四五层棉被,艮墨池挣扎着摆脱棉被的束缚却碰醒了趴在床头的一个白团子,“你醒啦!”毓骁一见艮墨池醒来猛地弹了起来,“告诉你哦,要不是我顺路救了你你早就成了雪狐的口粮了!”毓骁一脸求表扬的样子,“...

以纶前来报到

青烟霖聆:

大家好吖!我又双叒叕来宣群啦!

现在群里还缺伟晋,志伟,AND和蒋蕊泽

群里全是戏精😂

另外再弱弱的问一句,有人愿意披毛毛的皮吗?就是易恩的狗狗🐶

最爱我以纶小天使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我怎会这样②

ooc预警
现实向
包子视角日记体
后半部分虚构

2015年12月31日
还有两个小时就要跨入2016年了,不知道为什么,那两个傻子今天格外的兴奋,今天拍戏的时候熊梓淇一直在傻笑,弄得导演想要追杀他,中午停机之后,他拉着我直接回了宿舍,结果现在他和志伟两个人躲在房间里不知道在干什么,把我一个人晾在客厅,真是的,我要出去跨年!!!

2016年1月1日
2016年你好,谢谢你给我最好的新年礼物,谢谢你让我喜欢的人也喜欢我。跨年的前一秒我还愤愤的怨恨熊梓淇和赵志伟不让我出去跨年,可跨年的倒计时刚刚结束,熊梓淇就向我表白了,自己喜欢的人向自己表白,如果不答应,那我就是天底下最大的傻子,不过志伟好像并不是特别...

【夜夜谈】第二期 第四十九夜 只是轮回未能阻止我记起你

强烈ooc预警,
说好了不许打我
自己写完都一脸懵系列

【墨池?】毓骁嘟囔着,看看手上的名片,隐隐心痛【你和那个艮卿有什么关系阿】毓骁常做一场梦,梦里满是一身血色的人,和一声声的艮卿,让自己无法理解,几年来,从未消散,朋友说这个医生不错让自己看看去,自己就这么没有骨气的答应了,今天刚好有时间,便去了。出了门,春风正好时,毓骁不免有些高兴,兴许就会有答案了呢,看着名片,笑着,而一瞬间,一切都没了
【王。。。王。王上,我。墨池。不,疼】“艮卿!”莫名起码醒的毓骁看见医院,记忆检索仿佛出来问题,他什么也不记得【你。就是被车撞了的吧,叫什么阿】毓骁看看那人,摇摇头,又看看衣服,一脸茫然,他,是?医生走到衣...

欢迎光临😊

玉藻前:

夜夜谈第二期

10月30日

敬请期待!

    更多详情请关注骁艮抱团搞事群,群号码:651769070
     欢迎您的加入!

羽中,生日快乐,接下来的路,我们陪你一起闯

我怎会这样·①

ooc预警
现实向
包子视角的日记体
后半部分就是虚构了

2015年10月29日
今天我和公司里的另外两个新人被派到了台湾总公司去学习以及出道,那两个人我都认识,但是不熟,一个叫做赵志伟,是之前一次见面会里教过师姐跳舞的,另一个叫熊梓淇,特别诡异的名字,之前在北京的时候曾经带过我两节声乐课,搞不懂为什么明明是来自东北那种特别豪迈的地方,人却那么高冷…
2015年11月6日
今天是我的20岁生日,今天我也终于发现了那两个人的真面目,赵志伟平时挺狂的一个男生,喝多了之后竟然安静的像小猫一样;而熊梓淇平时挺高冷的一个人,喝了酒之后就像吃了兴奋剂一样,二人转啊,红歌啊,没完没了的,鬼知道我是怎么把这两个人扛回房...

重头再来·陆『唐一白x奚溪』

话说我才发现。。。我在题目与内容无关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了,而且这个题目到底是不是成语我到现在还懒得查。。。
ooc预警
鉴于有人想吃糖,于是。。。不会虐

奚溪现在脑子是蒙的,莫名其妙的被顾执叫了出来,又莫名其妙的被顾执表白,他的脑子现在正在嗡嗡的回响“奚溪?”顾执的手在奚溪的面前晃了晃“你不用着急回答我,我……”“对不起”奚溪淡淡的打断了顾执的话“我不能接受你”顾执有些错愕“额,我是说,你不用着急回答我,你可以好好想一想”“不用想了”奚溪果断的开口“我不会喜欢上你的,这辈子都不会”顾执似乎想到了什么,玩味一笑“那你喜欢的…是他吗”说着,一张塔罗牌甩到了不远处拐角的墙上“出来吧,都听了这么久了”
唐一...

重头再来·伍『唐一白x奚溪』

ooc预警
我的脑洞在走失的路上一去不复返
剧情可能接起来有些费劲

“好啦奚溪,神觅已经打完针半个多小时了,别死机了”唐一白好笑的看着趴在床上,捂着自己屁股一脸悲痛的奚溪,事情嘛,就要从一天前讲起了……
终极一班的人走后的第二天,神觅就带着奚溪去了雷婷家,当然,还有吃瓜群众唐一白。但为什么明明是雷婷生病,神觅却给奚溪打针呢?没办法,谁让咱们可爱的奚溪是他的助理呢,于是就有了现在的事情,回到现在…
“多么痛的领悟…这曾是我的…屁股…”奚溪可怜巴巴的开口“好啦,快睡吧,不早了,明天还要去终极一班呢”“嗯…”奚溪弱弱地应了一声,然后沉沉的睡了过去,唐一白见奚溪睡熟了,轻轻的在奚溪的额角落下一吻,然后轻声的...

来啊来啊来啊

小魔王旺财:

骁艮夜夜谈第一期在今晚圆满收尾啦!感谢大家对夜夜谈的关注和喜爱~么么哒~

如果你对“夜夜谈”系列感兴趣,想将自己丰富多彩的脑洞展现给更多人,那就请加入我们吧!

小可爱们,还在等什么?

群号码:651769070,我们等你哦~

在这里你有可能捕捉到喜欢的太太,也有可能被我们逼迫成太太!哈哈哈哈!

更重要的是,群内每日上演各种骁艮小剧场,绝对不容错过哦⊙∀⊙!毕竟很多太太都是把脑洞说出来,就觉得文已经写完了……

PS:骁艮夜谈第二期正在筹备中,现招募写手。欢迎各位加入夜夜谈一起为骁艮事业添砖加瓦~

重头再来·肆『唐一白x奚溪』

是我!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ooc预警
本章极其狗血,雷者误入

顾执和流尘走了之后的第二天,终极一班的所有人都来了,在终极一班的人到达之前,奚溪和唐一白忙前忙后的将院子都布置好,然后唐一白默默的被奚溪拉到院子里导了一出搞砸了的戏,在屋子里神觅看病的时候,唐一白看着兴致不高的奚溪,走到了院子里
终极一班的人走了之后,奚溪郁闷的坐在唐一白旁边“一白哥…我又搞砸了…”唐一白揉了揉一头顺毛的奚溪“你做的很好,相信我”唐一白劝了奚溪好久,直到太阳都快落下了,奚溪才回房间
“奚溪,你怎么又回来了?”唐一白看着夜空,感觉身边有个人坐下,顺口说了一句,却不曾想那人说着蹩脚的中文“我不是奚溪”唐一白震惊的看过去“神...

【夜夜谈】第七夜 往事如烟

既然你们都在虐。。。那我就平淡一点的虐吧。。。
ooc预警
假设墨墨并没有咬舌自尽

在执明走后,不久,渐渐抬起头的艮墨池,叹了一生气,命数轮回,人心啊,不可揣测,恍惚间好像想起来毓骁,那晚,他靠着自己肩上,嘴里叫着阿离,面色潮红,艮墨池便知道,最终不过一念痴想,太师确实是自己害死的,可是,自己只是想你活的轻松些,也许是看淡了人情冷暖,明君难寻,心态不一样了啊,想一想,毓骁,万人眼里的明君,自己眼里的梦,我呢,或许是万人眼里的罪人,乱世中,的零落之人,笑话一个,所有人都能找到自己可以安生的明君,自己呢,不过想找一个可以在乎自己的人,哪怕片刻,乱世啊,伤了多少人,又造就了多少英雄,握住匕首,划开了绳...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珍惜机会啊

白驼少主:

      骁艮夜夜谈第一期即将开启,搞事群斥资百万脑洞,打造大型活动“夜夜谈”系列。由小雪莲和艮艮亲情演出,众多实力写手诚挚加盟!
      不管你喜欢狂野的还是软萌的,暗黑的还是温馨的,夜夜谈包你满意!每晚都有不一样的骁艮陪你过夜
总有一篇戳中你的点
       8月28日起每晚与您相约lofter!
敬请期待!
      更多详情,请关注骁艮抱团搞事群,群号码:651769070
      欢迎您的加入!

重头再来·叁『唐一白x奚溪』

ooc预警

不喜勿入

假设浪花和终极在同一时空


“喂,有没有人!”神觅的院子外,两个男生中的一个一脸的不满的冲着院中大喊“诶,执,看这里”另一个男生拍了拍他,指了一下门边的纸条“猪与狗之外,不可入内”“什么意思啊!流尘,我们进去!”执生气的走进了院子,身边的流尘无奈的跟着进了院子

屋子里的奚溪听见外面的吵闹声,烦躁的按了一个不算太明显的按钮,一根绳子从天而降,将执和流尘绑在了一起,刚想出去,一旁的唐一白拉住了奚溪的手“奚溪,你还是别出去了,你看那两个人那么暴躁...”“一白哥,放心吧”奚溪拉开唐一白的手,走了出去

“喂,你们两个没看见门口贴着的‘猪与狗之外,不得入内’吗?”奚溪,...

重头再来·贰『唐一白x奚溪』

ooc预警
不喜勿入
假设浪花和终极在同一时空

“一白哥,这荒山野岭的,你怎么跑这种地方来了?”奚溪带着唐一白回了他和神觅在山里的住处,替唐一白倒了一杯水“额...话说,你怎么在这里?”唐一白尴尬的挠了挠鼻子,反问奚溪“我?还不是跟着那个家伙学医术,才来的这个鬼地方”奚溪示意唐一白看那个独自在角落研制草药的家伙唐一白失笑的看着那个明明很高大却硬要把自己缩成一小团的家伙,突然反应过来“等等?学医术?你不是爱好设计吗?”“是啊,但是我的梦想是会变的,一白哥是要成为世界上游得最快的男人,我要保证一白哥不会受伤”奚溪扬起了灿烂的笑容,但是唐一白却尴尬的低下了头“以后...估计都不会有机会了吧...

欢迎大家的光临

白驼少主:

我来了!

没错!我就是被打死又复活俗称蚯蚓般坚强的驼驼!我又来宣群了!

各位亲爱的小盆友大盆友小佬儿大佬儿们!

我们群松懈了这么久的骁艮群终于又振作起来啦!

感谢大家长久以来为骁艮做出的贡献,如今我们重新崛起,我们需要你们的加入!

欢迎加入骁艮抱团搞事,群号码:651769070

欢迎来玩!么么哒💓

重头再来·壹『唐一白x奚溪』

ooc预警
一只脚跨入拉郎配的我
不喜勿入
假设浪花与终极在同一时空

“一白哥哥加油哦,你游多远,我陪你多远”……“一白哥,我在终点等着你呢,你快点啊”……“一白哥,以后我可能不能看你游泳了,但是你不能忘记我”……“唐一白,你的血样显示为阳性,我们怀疑你服用禁药,请跟我们走一趟吧”
“我没有…我没有!”大床上的人大叫着从噩梦中惊醒,双眼遍布血丝,他就是现如今,不,应该说是半个月之前,泳坛最火的新星唐一白,半个月前的那场比赛,本应该是他大放异彩的时刻,但却成了他现如今最大的噩梦,他想不通,为什么他的血样会显示阳性
唐一白搔了搔头,没有精神的去洗漱,然后收拾了一些日常用品,他想离开城市,去郊外走走,但他不...

骁墨小段子④

ooc预警
梗来自于  @南江有鱼

来看看毓骁和艮墨池的初次相遇吧
记得是艮墨池大三那一年,他想喝口水,但宿舍的水壶空了,当他拿着水壶走在宿舍楼的走廊里的时候,碰巧遇到了从公共浴室走出来的只在下半身围了一条浴巾的毓骁,毓骁其实并没有注意到艮墨池,但是艮墨池却怕尴尬,连忙喊了一句“你慢点走”,然后迅速的跑到水房,只留下了看着他背影犯花痴的毓骁。
当艮墨池从水房出来的时候,毓骁还在盯着水房的门口发呆,正好与艮墨池对视,一下就沉沦了,之后一个月的日子,可怜的艮墨池身边就多了这样一段话
“男神男神,你就做我男朋友吧,你看我,家境不错,学习不错,人缘不错,最主要是我人长得帅,男神,你就答应我吧,诶...

骁墨小段子③

ooc预警
突然的脑洞,纪念自己的真心
其实没啥关系

毓骁看着躺在床上,脸色苍白,双眼紧闭的艮墨池,温柔的说着话“墨墨,你知道吗,从我第一次见你,我就喜欢上你了,你是那么的美好,那么的冷艳,我真的好爱你,我不能没有你……”毓骁话没说完就被一脚从床上踹了下去
“去你大爷的,以后早上想让我做饭,晚上就别拉着我一直做,别天天跟哭丧似的跟我玩苦情戏,天天被你吵醒的,都不用闹铃了”

嗯…这大概就是我希望的生活吧『笑哭』
开个玩笑,纯粹是脑洞

骁墨小段子②

ooc预警
现在应了一句话:
天有多大,脑洞就有多大
开了个玩笑

毓骁坐在沙发上,看着躺在自己腿上玩手机的艮墨池“墨墨,咱们两个晚上吃什么啊?”
“听你的吧”
“墨墨,我们明天去看电影吧”
“听你的吧”
“墨墨,我们下周自驾游去吧”
“听你的吧”
“墨墨,我们做吧”
“听你的吧……诶?!等等……唔……”我们的墨墨小绵羊就这么被毓骁大灰狼给吃掉了

事实证明,“听你的吧”“随便”之类的话不要随意说,要听清楚对方说了什么,不然就要把自己卖了
(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 ー̀εー́ ))
@沉迷包子,无法自拔 我错了,我不是故意的

骁墨小段子①

ooc预警
真心无力了,好好的n个梗,活生生的让我从文变成了段子『哭唧唧~』
大家看看就好,求轻吐

“毓骁!我最后警告你一遍,别把你的东西放在我的桌子上!”宿舍里一声怒吼伴随着一声东西落地的声音,一个睡眼惺忪的帅气男生被从宿舍丢了出来,男生回过神,连忙敲了敲门“墨墨,别啊,让我进去啊,我不敢了,你倒是开门啊,我还没穿衣服呢!”此时门默默开了一个缝,一套衣服被丢了出来,毓骁只好在走廊里,在很多人的注视下将衣服换好。那他到底把什么放在了墨墨桌上呢?也没什么,不过是一个byt罢了。

十年生(竹马/现实向/he)

“明杰,过来,这是隔壁新搬来的林叔叔一家,这是林叔叔的儿子,叫子闳,比你小,你要照顾人家知道吗?”明杰看着那个害羞的小男孩的一双怯生生的眼睛,走了过去“你叫子闳是吗?我叫明杰,以后你就叫我哥哥吧,我保护你”“哥哥”子闳点了点头,笑了起来,这一年,明杰和子闳五岁
“明杰,帮我把这个给你同桌好不好……”子闳扭扭捏捏的递给明杰一张卡片,是特别清新的天蓝色。明杰却微微皱眉“林子闳,你才多大啊,敢早恋是不是,信不信我告诉叔叔阿姨”“你不会的,”子闳信誓旦旦的开口“每次我做什么,你都说要告诉我爸妈,但你不都没说吗”明杰认命的接过卡片“是,你就是抓住我的软肋了,没办法,谁让我是你哥呢,我不罩着你,罩着谁呢”“...

[cp]加拿大(现实向/he)

spexial的大家坐在客厅里,谁也不说话“那个……”宏正率先开口“我前几天提议的事情,大家想的怎么样了?”“哥……真的要解约吗……”以纶弱弱的开口“真的要就这样分开了吗……”“以纶,现在咱们的情况,大家都清楚,晨翔和志伟的路就是我们唯一的选择,不然我们就只能被公司雪藏,这样的结果,难道你想要吗”明杰看着这个小弟弟,语气有些重,但却也是事实“青春总共就只有几年,如果不拼一把的话,就再也没有机会了”以纶没有再说些什么“那咱们明天就去说明白吧”振桓也是一脸轻松“……振桓……你过来一下”以纶走到了厨房,振桓看了一眼别人,跟了过去“怎么了?”以纶抱住振桓“振桓……我们分手吧……”振桓愣住了,扳着以纶的...

©梦境-顾念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