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c强烈预警
不喜勿入,这是我和另一个人一起写的,我们都不是爱辩论的性格,所以看不惯可以不用来
呼叫另一位 @青烟霖聆
现实向预警

———————分割线———————
spexial上海行还在录制,摄制组连他们可以休息的按摩时间都不放过,正在突袭按摩房,易恩和宏正正在尽力配合拍摄,可自己却将脸埋在毛巾里装睡,以纶知道自己不应该这么消极,应该收拾好自己的小情绪,继续做那个只会傻笑的开心果,可是一个十九岁的孩子哪能那么快就收敛自己的悲伤,摄制组刚刚离开,以纶就告知了宏正一声,跑出去透风。宏正第一次看见这个在团内也是老幺的孩子周身散发的全是悲伤,总感觉发生了什么事,让这个平时是所有人的开心果的孩子受到了天大的打击,于是看向一脸无辜的另一个老幺:“你们两个刚刚在偏厅到底说什么了?”“我…”易恩也是蒙圈“我什么也没做啊…”不就是拒绝了他的表白吗,我也不想啊,可我喜欢的是振桓哥啊,在一起不就是要互相喜欢吗…
本来大家在集合的时候,只是觉得气氛有点尴尬,上了车之后,这种尴尬直接大爆炸:平时一上车就坐在一起打游戏的两个老幺,现在一个委屈巴巴的坐在团长身边,一个抱着自己的背包坐在最后一排望着窗外发呆,来时热热闹闹的大巴,现在安静的冷清。早上分房间时,以纶特别积极的要求和易恩一间房,结果现在回到酒店,易恩刚想叫以纶回房间,却听见以纶说:“哥,我想和伟晋一个房间睡”易恩觉得自己也好委屈,带着自己的东西就回了房间,对于这个向来不会麻烦自己的弟弟,宏正自然是有求必应,简单的交代了几句,就去追莫名生气的老幺了,而伟晋自然也要带着另一位性质不高的老幺回房间开导了只余下其他四名团员相视不解,几人默契地耸了耸肩,也就各自回房间了
伟晋坐在床边,看着坐在墙角闷闷不乐的以纶,一副知心大姐姐(?)的样子,一脸“我懂”的模样:“你和易恩表白了?”以纶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他拒绝你了?”以纶抬起头来,平时即使再受伤也都是笑意盈盈的脸上满是沮丧:“伟晋哥…你不是说只要是真心喜欢的表白,就一定会被接受的吗…”以纶顿时觉得好笑又心疼,叹了口气,不忍的说出了残酷的事实:“以纶啊,那是要两个人互相喜欢才可以啊,在一起的前提,是两个人都付出了真心啊…”以纶愣了一下,突然笑了,只是如果眼中没有泪水的话就更完美了:“谢谢,我知道了,好累啊,我先睡了”不等伟晋开口,以纶就扑到了另一张床上,刚刚盖好被子,滚烫的泪水就迫不及待的顺着因悲伤而变得冰冷的脸庞滑落,以纶感觉自己悲伤到麻木的心,仿佛被这烫人的泪水灼伤了,本来自己的心里,只是因为易恩直白的拒绝而难过,可听了伟晋的话之后,心里猛地开始钝痛,痛到自己快要无法呼吸,他真的好累,好想就这么睡过去,再也不要醒来了,自己真正意义上第一次喜欢一个人,难道就这样要无疾而终了吗…伟晋看着窝在被子里的以纶,叹了口气,心疼又无奈的躺下,他心里很清楚,这场以纶和易恩之间关于爱情的战争已经有结果了,以纶只会是那个彻头彻尾的输家,可他还是会把这个傻弟弟捧在手里,义无反顾的帮他出谋划策,谁让他这个从来都不会麻烦别人的弟弟在爱情方面傻的让人心疼…


嗯。。。这是第一章不用质疑,开头的有些诡异,下一章另一位会解释的,就这样,标题还没想好,以后再说

评论(8)

热度(13)

©梦境-顾念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