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夜谈第三期』第六十七夜 冬思

ooc预警,强烈预警
我怕是个傻子。。。


艮墨池艰难的背着药篓在漫天白絮的越支山上行走,褚红色的劲装被雪染成了白色,风雪愈发的大了,艮墨池见天似乎要黑了便随便找了个山洞歇脚,这越支山也不知为何,妖物一旦靠近便如同凡人一般使不出半点法力,饶是如他这样修行千年的彼岸花也只能动用一成真气,望着洞外呼啸的风雪艮墨池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艮墨池是被热醒的,眼前的景物不是昏暗的岩洞而是一个明亮的竹屋,再看自己身上已然裹了四五层棉被,艮墨池挣扎着摆脱棉被的束缚却碰醒了趴在床头的一个白团子,“你醒啦!”毓骁一见艮墨池醒来猛地弹了起来,“告诉你哦,要不是我顺路救了你你早就成了雪狐的口粮了!”毓骁一脸求表扬的样子,“是吗....多谢道友....” “道什么友啦!叫我毓骁就好!”毓骁笑的如同一个孩子,“那多谢毓骁,在下艮墨池。”“那以后就叫你墨墨好啦!”“.....”这个妖怕不是傻的吧....艮墨池这样想。
风雪愈发大了,丝毫没有减弱的趋势,艮墨池蹲在门口无语望天,这得什么时候才能回枢居啊!“墨墨,你饿了吧?这个给你吃!”毓骁拎着一只血淋淋的灵兔递给艮墨池,“你让我吃这个?”艮墨池手一哆嗦差点没把桌子捏碎了,“对啊,咋了?” “没...没什么,不知毓骁家里可有锅灶?” “锅灶是什么东西?”“就是可以把食物煮熟的工具。”毓骁好像想起了什么,拉着艮墨池往后院的一处空房走去,“以前我哥哥给我弄吃的的时候就会去那个屋子里呆上几刻钟,然后就会拿出很好吃的东西。”一想到毓埥毓骁亮晶晶的眸子便黯淡了许多,“可惜现在哥哥不在了....”艮墨池一时词穷,毓骁打开了那间屋子,果然是个厨房,“墨墨也会像哥哥一样弄出好吃的吗?”“在下略懂厨艺。”“厨艺?那是什么?可以吃吗?”毓骁问出一连串问题,“这个....等会你就知道了。”
不出半个时辰,艮墨池便端出了一大盘红烧兔肉,“哇!墨墨好厉害!”毓骁用崇拜的星星眼盯着艮墨池,“毓骁不尝尝在下的手艺吗?”艮墨池琥珀色的眼眸带着温润的笑意,“好好吃哦!我好久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了!”毓骁夹起一条兔腿就开啃,“墨墨你也吃!”毓骁把另一条兔腿夹给艮墨池,艮墨池没有拒绝,小口小口吃的很是端庄优雅,“墨墨吃东西也这么好看!”毓骁放下筷子一脸痴汉笑的盯着艮墨池,“呵呵...多谢夸奖...”艮墨池被他盯的有点发毛,“不如....墨墨做我媳妇吧!”“啊?”艮墨池吓得筷子都掉在了地上,“哥哥说喜欢一个人就要让他做媳妇,我喜欢墨墨,所以要让墨墨做我媳妇!”毓骁眨巴着大眼睛望着艮墨池,“墨墨~做我媳妇嘛~”“这个....婚姻大事自然得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我二人不过相识数日便谈及嫁娶,难免过于草率。”“那我们现在就去见墨墨的爹娘吧!反正我哥早就过世了!”“.......”艮墨池一时无法反驳,“好不好嘛~”“....好。”艮墨池脑子一抽就答应了,于是两人就就回了枢居....
仲堃仪一脸迷茫的看着自己的徒弟被一个雪莲精搂着,“墨池....你俩这是什么情况?”“您就是墨墨的爹爹吧?”“我可去你的吧!劳资是他师傅!”毓骁一开口就惹仲堃仪炸毛,“师傅....”“不用说了,为师不同意你嫁给他!”仲堃仪气的挑染都掉色了,“仲师傅,您就同意吧!我真的好喜欢墨墨的!”毓骁拽住仲堃仪的袖子撒娇,“喜欢也不行!今天就算了,明天你给我打哪来的回哪去!”仲堃仪一甩袖子走回药庐,“墨墨!怎么办你师傅不同意QAQ”“这个....既然师傅不同意,那在下也只好....诶你哭什么啊?”艮墨池被毓骁突如其来的眼泪给吓到了,“墨墨不能嫁给我了....我心好痛!!!”毓骁的眼泪越流越多,大有把枢居淹了的架势,“我....行了你别哭了我嫁还不行?”艮墨池脑子又是一抽就答应了毓骁,仲堃仪在药庐里听到这么一句差点没把药碗捏碎了,徒弟大了不中留啊!才认识几天就被拐跑了!
抱着这样的心态,第二天仲堃仪就给艮墨池套上一件大红色的长袍并附送十二抬嫁妆打包送给了毓骁,艮墨池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嫁了....

评论(11)

热度(59)

©梦境-顾念辰 | Powered by LOFTER